Ario。

 
剛剛聽歌聽到《戀のかけら》突然思緒萬千(嗯?萬千?)。想到環壯之間的種種,又是一阵感動。我們一點點看著タマ從腦子裡只有理的毛頭小子成長為一個可以讓ソウ放心依靠的男人,一點點看著對周圍所有人都以禮相待卻始終不願提及自己家庭的ソウ逐漸對タマ敞開心扉,彼此從互相排斥(一個表面表現一個內心強迫自己接受)到現在的相扶相伴,那種觸動難以用語言描述,作為一個初戀組的老媽子我只能是涕泗橫流。


「君を見てるよ。」
「君がつらい時、悔しい時に、ひとりぼっちで怒らなくていいんだ。」
「君の気持ちをわかってる人はたくさんいる。ちゃんと、君は見守られてるよ。」


——「 俺……。俺はそー...


上一章

“许涉,你先回去吧。”

“好、好的老板!”

像是只受惊的兔子,名叫许涉的男生抱着托盘慌不择路地逃进了员工专用间。

“你来我这儿就是为了撒野的吗。”

半晌,程肃开口。

手上松了些力气,魏巍一头抵在了程肃颈窝。

“……从上高一我就喜欢他,一直到现在……五年啊,我喜欢了他五年。

“这四个字我等了五年。要是中间……我做梦都会笑醒也说不定。

“可那些事要是没有发生过的话,我大概这辈子也听不到这四个字了……”

程肃静静听着,没有打断。

“别人眼中的我是什么样我不是不知道,毕竟那是我自己创造出来的表象。被人戳脊梁骨我也难受,可很多事我真的无能为力。”

魏巍的声音越来越无力。...

作為一個才知道lof可以置頂了的人【x】,趕緊借這個置頂介紹一下自己(的行文風格)。

☞ 短小精悍。熟悉我的朋友應該都知道我是短小派,我也曾不止一次在《無題》末了的碎碎唸中提到個人比較喜歡言簡意賅的寫法。能少些幾個字就少些幾個字,除了必要的描寫之外字裡行間盡量精簡一些,一針見血最好。

☞ 低產。因為不想為了遷就而遷就,所以寫文絕對不遷就。有靈感就下筆,沒靈感寧可扔在那兒也不會瞎幾把寫。

☞ 寫同人的時候對話會用日文,哪怕句末再注釋。這一點在某篇文裡提到過,很多時候覺得只有日文原對話才能表現人物性格和現場情緒,所以寧可再注釋也要把角色原原本本地呈現在大家面前。...


上一章

“这个人……嗝……怎么能在……对我做……了那种事……嗝……之后……还一脸若……嗝……若无其事地说喜欢我?他有什么资格?嗝……啊?”

“魏巍,你醉了。”

“我没醉……谁说我醉了……”

我趴在吧台上,缓缓晃着手里的古典杯,看着杯子里的冰球由一个,逐渐分化成两个,然后又变回一个,笑得跟个傻子一样。程肃在吧台后面慢条斯理地擦着杯子,头也不抬地重复:“你醉了。”

“咚!”

“我他妈说了我没醉!”

杯子被打翻在吧台上,酒水洒了一台面,吧台椅也翻倒在地。我揪着他的领子,眼睛瞪得甚至能在他的瞳孔中看到狼狈不堪的自己。

剑拔弩张,店里的人大都慌忙散去,只剩一个新来的服务生战战兢兢不知如...


上一章

“好了。”收起脸上的短暂笑容,我松开双手,往后退了一步。“人也见到了,你可以回去了。”

“可是我听邻居说……”

“跟你没关系。”

见那人还没有想要离开的意思,我抬头,看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说,“言西,这是我们家的事,与你无关。”

“可是魏巍,”那人却上前一步,“我喜欢你。”

 

走动声,交谈声,甚至还有不知事的孩子在走廊上跑来跑去,耳旁无数的噪音却都大不过他这一句“我喜欢你”。

我不太好形容自己现在的心情。夙愿已了?也不是。仿佛更像是沉冤昭雪,扬眉吐气,无数个声音在我心底呐喊着:「言西,你他妈也有今天!」

“呵,你喜欢我?”我觉得我现在的语气和《痞子英雄...

我能想象当你发出“新年快乐”时脸上的期待与兴奋。
你在等我的回复。
一秒,两秒。
一分,两分。
你眼中的光逐渐暗淡下来。
「睡了吗?」
你翻了翻我的空间,又分别看了我的朋友圈和微博,然后自我安慰似的喃喃自语。
「应该是睡了吧。」
刚放下手机,突然的震动把你吓得一个激灵,匆忙拿起一看——
是别人。
干脆连锁都没解又扔了回去。
思来想去,终究还是觉得应该礼貌性地回复一下,于是又重新拿起。期间也有朋友陆陆续续发来祝福,可是你一点都高兴不起来。
因为他们都不是我。


上一章

“魏巍!你怎么样!?哪里受伤了!?严不严重!???”

自己还没讲话,那人倒是着急,一上来正握住刚刚抽血的位置。他一疼,“嘶嘶”往回抽了两口冷气。

“哪里疼?!”那人见状,连忙松手,到处试探却又不知道往哪里放才好,只好在半空定着,生怕再碰疼了他。

魏巍看着手忙脚乱的言西,突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然后做了一个到目前为止自己认为最大胆的决定。

他向前一步,拥住了言西。

然后又像安抚小孩子似的,轻轻拍了拍他的背。

“我没事。”他呢喃。“我没事。”

 

言西愣了好久才缓过来。

他眼中的魏巍一直都是一只刺猬——锋芒毕露,一触即发。

他从没见过他这么温顺的样子。...


上一章

抽完血的我摊着手臂坐在手术室门前的长条椅上,思绪放空。

母亲还在一旁抽抽搭搭地哭,而我已经没有精力再去做任何反应了。

“嗞——嗞——”手机忽然震动起来。

“喂老四啊?是我,老大。”

一丝不祥的预感……

“这你换了联系方式,老三发了疯似的到处找你,最后找到学委那儿要了你们家地址去找你了,这点儿差不多也快到了……”

“行了我知道了,”用抽血那只手掐了掐眉心,“没事我挂了。”

“……老四你没事吧?”

老大战战兢兢问了这么一句。

“我没事。”深深吸了口气后,我苦笑一声,“我能有什么事。”

电话那头还不放心,继续嘱咐道:“有事跟兄弟商量,可别自己胡来啊。”

“我知道。”...

今天先从这个话题谈起吧。

在知乎看到有人提了这样一个问题——为什么女孩子不出门也要化妆。

答案说,为了让自己心情舒畅。

我自己是个糙汉,室友都是出门就化妆的那种,即便是上两个小时的早课也要很早爬起来化妆,明明大一的时候什么丑态同班同学没见过。所以我一开始其实是很排斥的。但后来想想,化不化是人家的自由,她愿意早起、化了妆高兴那就化呗,反正早起的又不是我,跟我没有半毛钱关系。我自己觉得这样我接受不来,自己不这么做就行了,但至于别人怎么做,我管不着,也没有管的必要。

难道不是吗?


哈哈哈哈,说好的《杂谈二》,我叶汉三又回来了。

这样的开场白,各位看官可还满意?

沿袭我在...

重新看了一遍15年的MSWR果然还是感觉……
小良平这场真的超级池啊……除此之外最好看的应该就是p2七大罪那身常服了。

1 / 10

Ario。

近期瘋狂沉迷i7中‖努力產糧中‖百千環壯賽高
黑執事本命‖吃島國各種男cv‖花花小良平本命

想要寫一些能打動自己,也能震撼別人的故事

© Ario。 | Powered by LOFTER